个人资料

最新评论

  • 日志评论
  • 相片评论
暂时还没有日志评论

潇彧咖啡的日志

《东邪西毒终极版》 张国荣六周年祭

2064 次阅读 | 0 个评论 2009-04-01 21:34
分享到:

电影《东邪西毒终极版》 张国荣逝世六周年祭

■ 文/潇彧

   潇彧看过了王家卫执导的电影《东邪西毒终极版》,就自然想起哥哥张国荣。值得庆幸,潇彧提前观看了王家卫在重新剪辑修复后的这部影片。北京的夜已经很深了,可是我还陶醉在哥哥的这部电影之中,由哥哥扮演的西毒欧阳锋,那句经典台词令人回味无穷,又发人深省:“当你不能够再拥有,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

 

    今天是《东邪西毒终极版》全国上映的日子,还有不到5天的时间,就是哥哥张国荣逝世六周年祭。茫茫人海中,哥哥已是4月1日的代表符号,这个愚人节和哥哥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哥哥的生忌里留给歌迷的依然是随风而逝的记忆。

 

    六年了,对于哥哥的影迷和歌迷来讲,都会让我们感慨万千,惆怅满腹。北京2009的愚人节一定会与众不同。与其说王家卫是在重新剪辑《东邪西毒终极版》,倒不如说是对哥哥最真挚的怀念与祭奠。王家卫对哥哥的那份感情是情有独钟的,作为一个导演,能在终极版中多给了哥哥一个镜头,最终场景仅剩下了长发的欧阳锋独自一人。可见,导演对哥哥的爱是真挚的,这份怀念不仅仅是对哥哥的肯定,也是对观众思念哥哥的最好回馈。

    让我们多看哥哥一眼,在看似剪辑有点凌乱的电影《东邪西毒终极版》中,我们看到了这部影片不仅仅在讲述了东邪、西毒和一个女子的半生情缘的故事,还在向观众阐述人在荒漠之中那种疏离、冷僻、孤独、傲气的氛围,给人一种空洞、茫然,冷酷的感觉。而这种感觉恰恰是生活在都市钢筋水泥里的人所逃避的。导演将自己的情绪发泄在影片之中,又让哥哥在里面充当了这个调控情绪的人。

 

    影片《东邪西毒终极版》拍得很美,尤其是画面,潇彧非常喜欢那飞沙走砾的大漠,哥哥孤独地站在漫天飞沙的大漠之中里,眺望着那翻过这座沙漠还是另一座沙漠的漫无边际的远处,哥哥体味着那种失去爱情后心的孤寂、冷峻、干涸及永远的冷漠而又无情。或许,正是这种含沙射影的扑朔迷离使得哥哥对以后的生活失去了兴趣,才使得他在纵身一跳的瞬间,将所有的有情幻化为无情,留给活着的人更多的思念与思索。在以后的每个愚人节里也因为哥哥的存在,使得这个“玩笑”的节日,多了几份凝重的色彩。也因为哥哥的去世,使得我在这个日子里从此不再相信任何人、任何事,这个不再是玩笑的玩笑却让众多的荣迷和潇彧一样,失去了往日的欢笑……

 

    六年了,哥哥离开我们足足六年了!每每提起2003年4月1日,至今还心有余悸。在这么一个充满戏剧性的日子里却无法相信愚弄的真实性,潇彧打心眼里也愿更不会相信哥哥的离去。当时在地铁的各大报纸的头版头条纷纷刊载着哥哥的照片和新闻的时候,我又不得不相信这个愚人节里墨香的白纸黑字真实的讲述着“并非愚弄”的哀怨故事,关于哥哥离开了我们的无奈,真实的呈现出一个艺人在不声不响、悄无声息地往高处飞翔的那瞬间,像一颗陨石无足地陨落了,并永远地离开了这个让他并不开心快乐的世界。 “不愿放开你的手,此刻可否停留?爱的乐章还在心中弹奏,今夜怎能就此罢休?”哥哥那首与辛晓琪《深情相拥》的肺腑之言,却唱出了自己的心声,是有意暗示还是无心插柳,留给影迷的至今是一个不能解释也无法解释的答案了……

 

    哥哥是一位艺术上追求完美的人,从早期的《烈火青春》、《缘分》,到《为你钟情》、《情色男女》、《偶然》,再到经典绝无伦比的《倩女幽魂》系列、《阿飞正传》、《东成西就》、《东邪西毒》、《金枝玉叶》、《春光乍泄》、《红色恋人》、《流星雨》等等,无不表现着哥哥的敬业和专业,他全身心地投入他所饰演的每一个角色,并努力的演绎着角色在生活中的真实再现与把握。但是,似乎命运一直在给哥哥开着一个大的玩笑,如此有艺术天分的他是当之无愧的艺术家。但是他的付出与所得在荣誉上并不成正比,并没有像《情色男女》那样获得片中的大奖,在片中的渴望只能是对现实生活中的不满或者无奈,这也是张国荣这些年来最郁闷的一个重要原因。张国荣的确没有达到大红大紫、登峰造极的高度,虽然他具备这样的条件,实是却一直在给他开着玩笑。就连被世人称道的《霸王别姬》也没有获得什么大奖,但是《霸王别姬》却是张国荣演艺生涯的一个里程碑,他的表现足可以拿到各种奖项,然而事实上什么没有。艺术虽然看似成就了他,但是也毁了哥哥一生。他的离去有点娇嫩、有点柔情、心胸也很窄,所以有些东西看似摧毁了他的生命,但是“为情所困”的他依然没有放弃对艺术和爱情的渴盼与追求。 

 

    我的朋友大鹏讲张国荣天生就是演员胚子,如果他还在世,我相信陈凯歌选择饰演梅兰芳的角色时一定会考虑到哥哥而不是黎明了,只是陈凯歌没有那个福份,否则想见上哥哥一面实在难上加难。哥哥的头发、笑容、背影,甚至睡姿,都是一种趋于美丽与和谐的象征。夜已经深了,潇彧翻看了他以往的所有电影,我仿佛也跟着哥哥一步步陷进电影里中,越陷越深,直到看得哥哥那种无奈与渴盼的眼神背后,又有着很多的扑朔迷离。

 

    我试图记住哥哥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与细节,可是在方寸与黑白之间,我似乎能够看到的愚人节那天哥哥曾流露出瞬间的抑郁与惆怅,言谈间透出淡淡的失意和眼神的忧郁与迷茫。谁也无法料到他居然和《霸王别姬》里的程蝶衣这一角色会越来越近,之至完全重合。哥哥的生命已经不可挽回地中断,但无论如何,他的灵魂不应该同样遭遇悲惨。无论是前世今生,哥哥的影迷、歌迷都会为之真心祈祷。如果你还想再见哥哥美丽笑容,不妨再去看看《东邪西毒终极版》,潇彧还依然相信:总会在每年的愚人节这天,总会有那么多善良的人们给予哥哥更多、更多的祝福。但愿这就是人间的天堂,但愿这是哥哥的天堂。
  
    夜已经很深了,风吹起了我的纱窗,看着窗外繁星点点的霓虹灯,听着小区旁边紧锣密鼓施工的轧钢声音,似乎感觉到了在时间的流逝和空间的转换之中,哥哥的的离去是无力改变的事实,哥哥宛如霓虹灯——哪怕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也要划出一道优美的弧,最后一刻也要发出绚烂的光芒,给活着的人镌刻下难忘的记忆……

 

 

  • 前一篇:张国荣,颜色不一样的焰火
  • 后一篇: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