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最新评论

  • 日志评论
  • 相片评论
暂时还没有日志评论

潇彧咖啡的日志

张国荣,颜色不一样的焰火

3399 次阅读 | 16777215 个评论 2009-04-01 21:30
分享到:

张国荣,颜色不一样的焰火

■ 文/潇彧

    北京三月的春天,可谓天气变化无常,是个干旱而多冷风吹的季节。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就是愚人节了,是哥哥离开我们的日子。今夜注定无眠,听着外边呼呼的风声,听着哥哥张国荣那首“我就是我,颜色不一样的焰火……”的歌声,心情时而烦躁,不免有些淡淡的忧伤与哀怨。

 

    六年了,时间如流沙转瞬即逝,哥哥已经离开我们六年了。“当你不能够再拥有,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这是由哥哥扮演的西毒欧阳锋所说的令人回味无穷,又发人深省的经典台词。潇彧无法忘记哥哥的存在,如果不是愚人节,甚至无法相信哥哥将这个真实的玩笑偏偏开在了“4月1日”,让人匪夷所思却又不得不面对哥哥离去的现实。

 

    潇彧原本以为这个和我无关的愚人节,却因哥哥的离去,让潇彧每年的这个时候,喜欢用心写篇祭文——为了祭奠哥哥的祷文,为了那些像潇彧一样思念哥哥的人还能在这个特别的日子跟潇彧一起记住哥哥!毕竟这个愚人节和哥哥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哥哥的生忌里留给歌迷的依然是随风而逝的记忆,就像那别了一瞬间的焰火。

 

    “I am what I am(我就是我),我永远都爱这样的我。”哥哥那自恋的歌声,让人无法接近又触手可得。林夕作词像是读懂哥哥的心境,又像是从来讲不出理由但却无比贴切的让人喜欢着。烟火是美丽又短暂,是绚烂又悲壮,精彩绽放的瞬间,让人愉悦,化为灰烬之时,又让人喟叹可惜时间的短暂。好像这个世界上所存在的美好的东西,都是一瞬间即逝一样。哥哥众多的影视及音乐作品潇彧无法一一历数,但我们却足以从他的影视作品及任何一唱片感受他烟火般的艺术生命之魅力。

 

    哥哥走了,永远了离开了爱他的那些人们。想必天堂里不会热闹,但是哥哥在天堂一定会微笑。当思念越来越浓的时候,我仿佛约定俗成般地要在哥哥的音容笑貌里感受着思念的悲痛与快乐。我常常想,悲伤就是这样渐渐消失的。而活着的人未必都能理解那些追忆哥哥的人是不是脑子有病,对一个逝者却如此的迷恋着;如同在这个嘈杂的钢筋水泥的都市里,我闻不到一丝那些麻木看客怀念的气息一般,看烟花花开花落,在乎的只是那烟花绽放的一瞬间,而从不探寻烟花美丽绽放的过程,是经历了科技人员多少次的研制才换得那瞬间的美丽。

 

    活着,我们还活着。潇彧又仿佛听到哥哥那首《风继续吹》,在这个无人的深夜,北京的风继续的吹着,这个本来今天就是很适合怀旧的日子里,我眼睛有些湿润了,眼泪就流下来了。我轻轻的在房间里燃起了一支烟,喃喃自语:“哥哥在我心里,不在丰台小区,风就继续吹吧!在经过岁月的长河里,很快就没有人知道哥哥其实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不知道哥哥在纵身一跳的那一刻,究竟在想什么?或许哥哥什么都没有想,还是那张忧郁的脸,落寞的眼神,黯然的身影。哥哥跳了下去,一切归零,但却不能再从零开始,留给活着的人更多的思念和惋惜。

 

    六年了,哥哥离开我们六年了!在这六年了,潇彧也经历了很多的变化,每走一步都很用心,每走一步都会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再听到哥哥《当爱已成往事》,仿佛听见他的遗言与告诫一般。那句“你就不要苦苦追问我的消息”,就像告别,就像提前播下的种子。原来,早在很久以前,哥哥就已经跟我们说了再见。现在,他真的走了,而且一别竟是六年。

 

    六年里的每个4月1日,于潇彧无关,从来都不再是愚人节了。这一天,我不再相信任何人,这一天即使有朋友发短信,将不会再有玩笑捉弄和欢笑,因为哥哥,潇彧早已把这一天当作永恒的清明。在潇彧这六年的记忆里,清明节已经是4月1日了!今年的4月4日,是中国难得的第一个清明节放假的日子,这个并不吉利的“死就是死”的日子,很难让我对清明有好印象,倒是4月1日,多了份难得的思念与怀旧,这一切也都是因为哥哥。潇彧有的时候甚至很天真的幻想着,假如从来就没有4月1日这个日子,是不是哥哥张国荣就可以不离开?是不是以后的清明节因为哥哥的离去将假日重新修改4月1日-7日,为中国的清明长假呢?倘若如此,4月1日,对我们来说,岂不是一个真正的怀旧的日子?但愿这就是人间的天堂,但愿这是哥哥的天堂。


    昔人已去,哥哥依然还是那个哥哥,是那“颜色不一样的焰火”。峥嵘岁月遗留下来的痕迹,是哥哥的痕迹——4月1日,这一天已经到来,待到烟花飞舞时,他在烟花丛中笑……